陈旸:北约为何高调宣称“讲政治”?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日前在与大西洋理事会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一次视频接见会面中,高调声称要用好政治的力气,“保证北约在政治上与军事上相同有用”。一贯以军事肌肉示人的北约竟然要“讲政治”,要活跃介入与安全有关的政治议题,归纳运用非军事选项的各种手法。既想要抡大锤,又想耍弄绣花针,北约这是唱的哪出戏?事实上,北约着重政治性并不出其不意。作为战役机器盛气凌人的北约仅仅其外表,坚定地保护美西方政治联盟才是其底色。暗斗时期,北约对华约的军事力气实际上并未过于忧虑,可是关于其时苏联的武力威胁和“政治敲诈”却耿耿于怀。他们忧虑苏联经过武力威胁使欧洲民众发生惊骇,进而对其领导人施压,令政府对克里姆林宫的需求做出退让。当北约内部出现问题时,它也会经过一致政治态度来重塑联合。上世纪60年代,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力主北约变革,寻求与美国等量齐观的位置,构成北约内部纷争。美国则借柏林危机,以外安内。肯尼迪要求在应对赫鲁晓夫应战的一起,对“北约的军事态度构成最大化、持续的影响”,强化北约同盟的军事和经济合作,迈向“政治范畴具有长远目标的更宽广的共同体”。从根本上讲,北约在暗斗后之所以能持续存在,就因为它是一个政治联盟,而非单纯的军事安排。当时,北约再次杰出政治性,标明其联盟的根基正遭受史无前例的应战。上一年12月北约伦敦峰会交给了斯托尔滕贝格一个使命,即安排一场关于北约本身开展的回忆与考虑,研讨应对未来十年改变的方案,并在下一次峰会上提交研讨报告。在此次视频会上,斯托尔滕贝格宣告正式发动“北约2030”研讨方案,展望未来十年北约的开展态势,并亮出了应对未来应战的“三支箭”,即强军备、讲政治和全球化,借此完成“令强壮的联盟愈加强壮”的战略目标。而讲政治便是北约三大行动中最为“亮眼”的一条。在北约看来,俄罗斯不断强化军事活动,我国的兴起从根本上改变了全球力气的平衡。但与此一起,欧美却陷入了史无前例的争持。近来,特朗普在事前未向盟友通报的情况下,就命令从德国撤走9500名战士,让盟友不只“胆寒”并且“心寒”。欧美观察家遍及认为,为应对美国的军事敲诈,欧盟的防务自主建造将加快推动。面临表里交织的困局,北约期望经过“讲政治”来重塑联合,应对应战。但是,北约的这套老把戏能习惯新舞台吗?当时的欧美联系与暗斗时期比较已大为不同。欧洲绝不愿意重陷暗斗格式,重返那种被指挥、被控制的日子。美国则既无志愿也无力气为欧洲供给昌盛的经济大餐和免费的安全套餐。现在的美国也失去了“山巅之城”的光芒和“美国梦”的加持,只留下给世界经济添堵的金融紊乱、令国际社会侧目的种族骚乱,在欧洲人的心目中形象大跌。经过北约安排,美国或许仍能够拴住欧洲,但若要经过北约管道的传导,将美国毅力灌输给欧洲,要求欧洲与美国齐心协力则是勉为其难。人类社会开展至今天,平和已成为遍及一致,试图用狭窄的意识形态和战役机器劫持盟友,恐怕难以吸引到足够多的观众和追随者。(作者是我国现代国际联系研讨院欧洲所副研讨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